武田久美子

武田久美子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民国吃家鲁迅,写最辣的文章,吃最甜的糖

极物君语:

没看出来,你竟是这样的迅哥儿!

1921年,一位极有个性的作家遭遇了催稿。

和其他作家面临“死线”不同,编辑希望他能把作品写得长一点,再长一点,哪怕“注水”也成。

即使在作家脑海里,这本书的男主角已经死了千百回,但靠着编辑强行“续命”,竟让他活过了初一,又挨过了十五!

要别人可能就认了,可这位作家不干了。

他趁编辑出差“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丝毫不慌,暗中紧赶慢赶把书完结,交给新来的代理编辑登刊发出。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等那位编辑返工询问书的进度,才从同事那里得知——男主角竟已被枪毙一个月了!

这个作家,姓周名树人,也就是鲁迅。

而这本始于12月,“人为”结束于次年2月的书,正是大名鼎鼎的《阿Q正传》。

今年正好是《阿Q正传》诞生100周年,也是鲁迅140年诞辰。借此机会,我们也想带大家去看看真实的鲁迅,究竟有多有趣。

曾经书本上的寥寥数笔,和那些直白锋利的文字,“严肃刻板、一针见血”仿佛就是一个完整的鲁迅形象了。

但你可知,其实鲁迅本身也是个极幽默、风趣甚至有点儿小脾气的人。

今天极物君就通过美食的线索,和大家聊一聊鲁迅先生的另一面。

「嗜甜」

写最辛辣的文字,吃最甜美的点心

我们迅哥儿,牙是坏掉的,吃甜是必须的。

《华盖集续编》就记载过,曾有朋友拿柿霜糖来,鲁迅大喜“确是好东西”,大吃特吃。

他太太许广平还科普“柿霜性凉,嘴角生小疮用它一擦,好得快”,意思是少吃点,以后有用得到的地方。

可我们迅哥儿吃糖,等不到明天。他趁夜色掩护,窸窣中又把柿霜糖吃了一大半。

还发挥了文人“胡编乱造”的功力——

“嘴角上生疮的时候究竟不很多,还不如现在趁新鲜吃一点”

真是“柿出有名”,不禁让人感慨,哇好有道理哦。

图|Sanfan-tao©

“所有命运馈赠的甜,都暗中标好了价格”,我们迅哥儿意料之中的蛀牙了。

一般人看完医生多少有点忌惮,而鲁迅“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午时去王府井看牙医,“约补齿四枚”,顺便在稻香村买点心;“晚往徐景文处治齿,归途过临记买饼饵一元”。总之就是要吃甜!

图1|Grace刘时嘉 ©

图2|辛墨墨的小食光©

牙痛拦不住他吃甜,肚子痛也不能。

有天晚上他写东西时馋虫作祟,一口气吃了三个梨,好家伙“夜半腹痛”。后来记载这件事时,还不忘夸这梨“甚甘”。

忍痛一时,嗜甜一世,绝对是鲁迅的名言。

就连与好友出门跌破膝盖,也要“购饼饵少许而回”,然后才“于伤处涂碘酒”。

可说是“吾爱甜不变,虽牙痛、腹痛、膝痛,其犹未悔”。

一个人喜欢什么,就会把钱花在它身上,鲁迅亦然。

今天领完工资,去买40个奶油蛋糕;明天兜里有钱,去吃个三不粘,美滋滋。

这三不粘以不粘盘子、不粘筷子、不粘牙而闻名。

将新鲜鸡蛋黄打匀,加绿豆粉、糖和清水搅拌。猪油下锅烧热,倒入蛋液边炒边搅拌,还要不断适当加油,防止粘锅直至成型。

金黄带亮的三不粘,要漂亮的火色均匀,须不紧、不粘、不出油、不汪水。

用勺轻轻一舀,不流不散,入口却要爽滑细嫩,香甜四溢。

难怪几经失传,让鲁迅心心念念。

「喜辣」

话要一针见血,味要一辣到底

我们迅哥儿,是用奖章买辣椒的猛人。

在水师学堂时,因表现优异获得一枚金质奖章的他,不是供起来,而是去当铺换钱。买了几本书和一串辣椒。

在深夜天寒体困时,他便分几片辣椒咀嚼,直到辣到冒汗,嘴里吸溜才觉酣畅,继续奋笔疾书。

世人皆以为鲁迅冷峻,实则他冷的背后,是对生活的炙热。哪怕情况再难,也可以食取乐,辣中警醒,不忘读书写文。

不过鲁迅,确实爱上了吃辣。

在他的“工作食堂”广和居,常和朋友约饭,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这里有道名菜“潘鱼”,又名芙蓉鱼。

现捞鲜鱼洗净处理后入滚油锅一蹿,将红辣椒、青葱细细切丝,红红绿绿,煞是好看。

葱椒丝下锅,加姜片料酒调味,再经老师傅独特的烧鱼法一锅焖煮,怎一个热辣透香!

后来广和居更在这菜里加入豆腐,一筷鱼肉鲜辣细嫩,一口豆腐软滑酥润,众多文人为此销魂。

什么?你说吃辣也影响牙齿?

“周树人的蛀牙,和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吃咸鲜」

从绍兴吃到北京的街巷

我们迅哥儿,走哪儿吃哪儿。

在家乡,温一壶绍兴黄酒,搭配他爱的大闸蟹,那是美食的“勇士”。

来点别的下酒菜,鲁迅爱这梅干菜扣肉。

爽脆的梅干菜,色泽发黑,咀嚼却是滋味儿美。和那油脂流香的五花肉一起,菜为肉解腻,肉让菜提香,可谓双赢。

图1|鹿之葵的厨房日记 ©

一般煮好的猪肉,都会用牙签插出小洞,即使再经油炸,味道也足够入味。

当你咬下那块丰腴时,鲜香漫过酱色,忍不住都要加一碗饭!

在我们迅哥儿心里,这梅干菜地位甚至高到写进书里,还带胡适来吃过一波儿。

图|柠檬 ©

到外地,他就更按捺不住了。

在北京一个月下30多次馆子,上至奢华的八大楼,下至平民小铺,不但吃,还配酒吃。

图|虫子ADADADA ©

他和郁达夫喝酒,特喜欢吃炒腰花。

这腰花讲究,需动用两口大锅。一锅烧水,新鲜腰花热焯过水;另一口锅将香喷喷的猪油和花生油烧热。

待油温最高点“蹦迪”时,趁油不注意,马上把腰花放入油爆。

图|lucky是个拍妻档 ©

捞出弹跳的腰花,用底油炒香蒜苗和木耳。再让腰花“二进宫”,勾芡及酱油料酒调味,麻溜儿翻炒后出锅。

这样做出来的,才是金红脆嫩的腰花。Q弹香鲜,入口有锅气,细嚼出咸香。当作下酒菜也是一流。

我们迅哥儿不但吃,还要把酒楼字号记下来,堪称“北平米其林”。

砂锅豆腐、辣鱼粉皮……翻翻鲁迅日记,大馆小铺无所不包,大餐小吃一个不落,一份独家美食地图马上get。

图|陈小熙 ©

「尝百味」

与家人、朋友,来人间大吃一场

我们迅哥儿,熟悉他的人,都知他是个“宠儿狂魔”。

给儿子取名海婴,说若他不喜欢长大便可改;晚上编儿歌哄睡,除夕又带着儿子在房顶放烟花……宠溺到好友都打趣,他却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然而,在吃面前,儿子还是得往后稍稍。

喜欢吃沙琪玛的他,在面对儿子询问是否能吃时,回答“按理是可以,但爸爸只有一个,吃了就没了,还是不要吃的好”。

我们迅哥儿招待客人时,也一样“严于待人,宽以律己”。

不愧是大师,能从普遍事物中找到客观规律——他发现男士一般吃的很多,所以只拿花生意思一下;而女士胃口“比他们要小五分之四”,“损失”微乎其微,便可以拿点心招待。

图|睡不醒的梨老师 ©

不过鲁迅和朋友出门,倒是很大方,来都来了,不如多吃些。

这就不得不得一道东兴楼的酱爆鸡丁。据说这东兴楼有许多从宫里来的厨子, 所以这菜也就带着些宫廷菜的味道。

和普通酱爆菜不同,它要求把鸡肉做得嫩如豆腐,在软嫩和柔韧之间,追求一种平衡。

图1|小果爱吃肉©

图2|北京吃货小分队©

这就非常考验厨师的技艺了,新鲜的鸡肉丁经炒香后,要均匀裹上酱汁,全部沾满入味,切不可调味过浓损失鸡肉本身的鲜。

夹一筷嫩香的鸡肉到米饭上,那酱汁立刻渗入米粒间,一同送入口中,食欲大开。久而久之,便成东兴楼的招牌之一,也是鲁迅的心头爱。

爱吃的人,往往有趣。

鲁迅是让莫言感慨“若我能写出《阿Q正传》,宁愿所有作品都不要了”的大作家;

也是茅盾口中的“老孩子”、陈丹青所说“一百年来中国第一好玩的人”。

是弃医从文的爱国志士;

也是文学界最会“骂人”的吃货再艰苦的年代,也能在人间找到真正的鲜活。

你在他的作品里,能读出人间百态;在他吃过的东西中,能尝到人间百味。

从奢侈的宴席到朴素的柿霜糖,在鲁迅这里,甜有甜的香,辣有辣的刺激,百味有百味各自的美。

图|E隻猪©

中华美食,常予人力量,抚慰人心。

越是会吃的人,越是有趣,也活的越真实、通透、有滋有味。

学会享受美食,从日常吃喝里发现生活的乐趣,我们也可以像这个傲娇的、犀利的、又偶尔让人哭笑不得的男人一样,严肃之外,处处可爱,活出最真实也最丰富的一生。

资料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百年后,我们为何对鲁迅念念不忘》

视觉志《鲁迅家用菜谱曝光: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人物《「吃货」鲁迅》

二毛《民国吃家》


文字为极物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极物来了  > 极物人物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现当代文人墨客中的吃货与美食家
吃货心声: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此菜是鲁迅下酒必备菜,做法特别却简单,脆嫩爽口,来看看什么菜
深藏在王家墩东深处的赤浪,稳坐江汉区川菜第一交椅!
这个胡辣汤配方传了三代人,首次公布与众,拿走不谢!
鲁菜有10道代表菜,吃过5道算老饕,全吃过的人万里挑一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