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久美子

武田久美子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何以解忧,唯有青楼


痴情每多风尘女,负心总是读书人


文/ 大圣

明朝末年,十里秦淮,六朝金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时近正午,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直射进幽兰馆内,落魄秀才王穉[zhì]登从极度疲惫中醒来。

正在对镜梳妆的秦淮名妓马湘兰转过头来,妩媚一笑,柔声道:“公子醒啦,再多睡一会儿嘛。”

王穉登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只觉腰腿酸痛,精神不振,好像身体被掏空,他一面穿衣,一面说:“不睡了,下午还有好多事儿呢。”

穿好衣服,伸手往怀里一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内什么,昨晚出来的匆忙,没想到要包夜,没带那么多钱......”

马湘兰一摆手:“害,啥钱不钱的,公子太客气了。”

说着,从抽屉里取出20两白银,递给王穉登:“出门在外的不容易,这点儿钱先拿着用,花完再说。”

你看,人间自有真情在,夜宿青楼,不但不花钱人家还倒找钱。

王穉登十分感动,拉着马湘兰的手当场起誓:“小姐恩情,来日必报。”

说罢,把钱装在怀里,转身下楼,策马扬鞭而去。

望着王穉登远去的背影,丫鬟小丽幽幽地对马湘兰说:“这已经是本月第八个了,免单不算,还倒贴,你这样痴情到底累不累?就不怕落得个人财两空吗?”

湘兰瞥了小丽一眼,不屑地说:“小孩子懂什么,投资总会有风险的,这叫广泛撒网,重点捕鱼,万一哪位公子日后飞黄腾达了呢。”

正值仲春时节,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马湘兰望着窗外的天空,无限憧憬地说:“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的白马王子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1

  

马湘兰是谁?

江南名妓,南京秦淮河畔独立经营幽兰馆,与柳如是顾横波董小宛陈圆圆卞玉京寇白门李香君齐名,并称“秦淮八艳”,享誉江南娱乐圈。

不用说,人长得特别漂亮吧?

并不是。史料记载,马湘兰“姿首如常人”,就是说长相很普通,有客人反映还没有服务员小丽长得好看呢。

这是什么情况?是我秦淮河没有人才了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比如你们单位有个人,业务能力很差,人很蠢,可偏偏是个领导,那要注意了,此人要么有深厚的家庭背景,要么有过硬的社会关系,总之上面有人,请务必给予充分的尊重。

同样的道理,马湘兰姿色一般,却能跻身秦淮八艳,一定有过人之处。简单说,人家走红靠的不是长相,靠的是清雅脱俗的气质和出类拔萃的才华。

据《秦淮广记》中说,马湘兰“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 夸她口活儿好,擅长与人交流,音如莺啼,神态娇媚,善解人意,深受广大顾客喜爱。

而且马湘兰是个文艺女青年,超级才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博古通今。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出过诗集,写过剧本;填词谱曲、吹拉弹唱无所不能,尤其擅长吹箫,还能耍大宝剑。

此外,马湘兰的绘画造诣颇深,画兰花是一绝,在南京书画界享有盛名,曹雪芹的爷爷曹寅曾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如今,北京故宫博物院和日本东京博物馆内均收藏有马湘兰的绘画作品,价值连城。

当然了,对一个青楼女子来说,这些才艺都是锦上添花的点缀,要想成为一代名妓,关键还得靠主业,毕竟那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那么,马湘兰的床上功夫业务能力如何?

怎么说呢,我不太懂啊,我是听朋友王建国赵大宝他们说的,说男人去风月场所一般都喜欢挑漂亮的,但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不这样,他们通常选那些长相一般的,为啥?因为长相一般的往往服务和技术更好。所以,你懂我意思吧?

总之,一年又一年,一日复一日,马湘兰凭着并不出众的容貌和极为出众的才艺,在竞争激烈的秦淮河畔崭露头角,一时艳名远播,一跃成为青楼的头牌,并跻身“秦淮八艳”之列。

据说,马湘兰的事迹极大鼓舞了那些天资一般的同行,秦淮河畔由此掀起了一股补短板、找差距、学才艺、练技术的热潮,从而带动了南方地区从业者整体素质的全面提高。

马湘兰一时风头无两,如日中天,出场费也随之节节攀升,客人预约已经排到了三个月之后。

可再怎么红,也是给别人打工,哪有自己当老板好。在小丽的鼓励下,马湘兰毅然辞去了青楼的工作,在秦淮河畔长板桥旁建了一座二层小楼,开办了一家私人高档休闲养生会所。

会所环境优雅,设施齐全,楼内外种满了自己最喜欢的兰花,清幽空灵,暗香袭人,故而取名“幽兰馆”。

2

  

去过南京的人都知道,夫子庙地区的秦淮河是一个神奇的所在。

北岸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科举考场江南贡院,旁边是庄严肃穆的夫子庙,这里是知识的海洋,是文化的滥觞,是天下考生汇聚之地,是莘莘学子的精神故乡。

南岸则是全国规模最大的休闲娱乐红灯区,酒家林立,青楼妓馆鳞次栉比,佳丽成群,美女如云,每当夜幕降临,灯火辉煌,轻歌曼舞,笙乐悠扬,画舫游船往来穿梭,桨声灯影扑朔迷离,处处弥漫着脂粉的艳香。

我特别想采访一下当年的城市规划设计师,欢场与考场仅一水之隔,这样不影响广大考生应试吗?红灯区附近都是各地来赶考的莘莘学子,受儒家正统思想教育多年,你这生意能好吗?当初选址是怎么考虑的?

千百年来的实践证明,我还是单纯了。

首先,科举并没有受到外界不良因素的影响。自南宋以来,江南贡院共产生过800多个状元,十万多进士,上百万举人,明清时期,全国半数以上官员从这里走向领导岗位,堪称中国古代领导干部的摇篮。

其次,红灯区生意,怎么说呢,大学城附近生意最好的永远是网吧和带钟点房的宾馆,可以说,秦淮河南岸的生意,全靠北岸的考生们照顾。

为什么文人也叫骚客?青楼妓馆历来就是广大知识分子的向往之地,这其中的缘由,除非亲临,无法言说。

总之,秦淮河两岸,才子佳人和谐共处,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你琢磨琢磨,考生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目标云集南京,学习累了困了要去青楼;来大城市开眼界要去青楼;独在异乡寂寞难耐要去青楼;他乡遇故知要去青楼;结识新朋友要去青楼;请老师吃饭要去青楼;考前舒缓压力去青楼;考完了放松一下去青楼;考上了庆祝一下去青楼;落榜了借酒浇愁去青楼......

一句话,何以解忧,唯有青楼。

3

  

众所周知,对我们服务行业来说,顾客就是上帝,不要小看任何一个穷酸书生,今天你对他爱搭不理,明天他让你高攀不起,一旦金榜题名,人家可能就是你辖区的领导,主抓文化娱乐事业那种,所以,马湘兰总是教育员工,要善待每一位考生。

她自己更是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认真服务好每一位客人,特别是那些她认定的潜力股,不但分文不收,还经常捐资助学。史料中说她“为人旷达,性望轻侠,常挥金以济少年。”

当然,不是少年,不是应届考生也没关系,只要是有望出人头地,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马湘兰都不惜钱财,挥金如土,这是一种风险投资。

毕竟吃的是青春饭,自己将来总是要嫁人的,就像陈圆圆、柳如是、董小宛,不是嫁了高官,就是嫁了大款,这是青楼女子最好的归宿。

马湘兰很有钱吗?

你想吧,不是谁都能在秦淮河畔黄金地段建水景别墅洋房的,她所在的行业,我不太懂啊,都是听建国大宝他们说的,是个暴利行业,小姐姐们都老有钱了。

平时总说人家是失足少女,不幸沦入风尘,总想着解救人家,人家可能根本就不想被你解救,就问你,上哪儿去找这么高薪的职业?

就在广泛撒网的过程中,马湘兰遇到了落魄秀才王穉登,那一年,湘兰24岁。

王穉登是早年间的秀才,苏州人,少年时曾师从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征明,擅长书法,颇有文才,原本在京城任职,后来因为一桩案子受牵连被革职。

37岁丢了工作,王穉登万念俱灰,返乡途中,自暴自弃,终日流连于秦淮河畔的烟花柳巷,就这样,与马湘兰不期而遇。

虽然王穉登的事业遭遇挫折,也没什么钱,但马湘兰通过与王穉登的交谈,认定这是一个被埋没的人才,早晚会东山再起,所以对王穉登格外关照。

钱花完了,没关系,先欠着,等你将来发达了,别忘了我就行。对王穉登不但免单,还经常倒贴。

一来二去,两人的感情逐渐升华,开始向着爱情的方向发展,但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因为双方都有顾虑。

马湘兰觉得自己是个风尘女子,出身低贱,生怕王穉登嫌弃;王穉登则觉得自己人到中年仍一事无成,连工作都丢了,哪有资格谈恋爱,用什么养人家?

所以,二人虽交往密切,但一直没有谈婚论嫁。

4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终于,北京传来喜讯,朝廷决定编修国史,经朋友举荐,王穉登被朝廷重新启用,参加编修国史工作,王穉登喜出望外。

长风破浪会有时,爱情事业双丰收,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神仙姐姐帮我转的运气啊。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王穉登赴京之日,马湘兰十里相送,写下《仲春道中送别》诗一首相赠:

酒香衣袂许追随,何事东风送客悲?

溪路飞花偏细细,津亭垂柳故依依;

征帆俱与行人远,失侣心随落日迟;

满目流光君自归,莫教春色有差迟。

啥意思?概括中心思想就一句话:你可别忘了我啊登登。

王穉登当场表态:“放心吧兰兰,你的心意我全都明白,等我在北京立稳脚跟,安顿停当,就派人过来接你。”

马湘兰喜极而泣,自己多年的付出,终于就要有回报了。

既然关系已经挑明了,自己再从事原工作显然不太合适了,王穉登走后,马湘兰便宣布退出娱乐圈,闭门谢客,不再接单。

年富力强,技术精湛,正值事业的上升期,却急流勇退,一代风华谢幕,不能不说是秦淮河红灯区的重大损失,曾有老顾客作诗感慨:

风流南曲已烟销,剩得西风长板桥。

却忆玉人桥上坐,月明相对教吹箫。

圈里圈外许多人为她感到惋惜,但马湘兰丝毫不为所动,洗尽铅华,归于平淡,一心等待情郎接自己进京,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充满了憧憬。

等待孤独而漫长,在那段时间里,马湘兰无所事事,有时借酒浇愁:

自君之出矣,不共举琼卮;

酒是消愁物,能消几个时?

一直跟随着的丫鬟小丽有些担心:“这么久都没有消息,王公子不会是变心了吧?”

湘兰坚定地说:“不可能,别瞎说,怎么会,老王不是那样的人,可能是工作太忙了顾不上。”

5

  

能有多忙?难道连写封信的时间都没有吗?说没时间都是借口我跟你讲,记得有位名人曾经说过:时间就像女人的乳沟,只要愿意挤,总是有的。

两地分居,男人在外面音讯皆无,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混得很好,然后变心了,另有新欢了;要么是混得很不好,灰头土脸,不好意思联系。

很不幸,王穉登是后者。

说是为朝廷编修国史,到了北京才知道,无官无职,只是让他做些抄抄写写查找资料之类实习生都能干的杂活儿,而且薪资微薄,不提供住房,没有五险一金,这在北京怎么生活?怎么接兰兰过来?

王穉登十分失望,勉强干到年底,便辞了这份工作,黯然离京。

接下来怎么办?

回南京找湘兰?人家为了我把那么好一份事业都放弃了,我回去继续吃软饭靠女朋友养着?一个大男人我不要面子的吗?

王穉登思前想后,实在无颜与马湘兰相见。

秦淮河畔,烟雨蒙蒙,他最后看了一眼南岸的幽兰馆,一咬牙一跺脚,转身回了苏州老家,从此断绝了与马湘兰相守一生的念头。

痴情每多风尘女,负心总是读书人。可怜马湘兰一直在痴痴等待,直到过了许久,才辗转打听到王穉登的下落,她二话不说,立刻收拾行李,赶往苏州。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爱着的人啊,到底该如何表达?他会接受我吗?虽然你没有了事业,但你至少还有我啊,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一路上,湘兰一直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让老王勇敢面对现实,重新振作精神,鼓起生活的勇气,扬起爱情的风帆。

万万没想到,生活像一把无情的刻刀,彻底改变了一个人,屡遭挫折的王穉登已经麻木没有了当年的热血,只淡淡说了一句:这一生就这样吧,下辈子有缘再见。硬是拒绝了马湘兰的一番心意。

湘兰无可奈何,只得离开苏州,回到南京幽兰馆,重操旧业。

小丽得知情况后,气得不行:“哼,都是借口,一定是看不起我们这行才不愿意娶你的,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始乱终弃,渣男!”

湘兰坚定地说:“不可能,别瞎说,怎么会,老王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有自己的难处。”

6

  

时光荏苒,岁月如同眼前这条缓缓流淌的秦淮河,默默无言,一路东去,转眼间,30年过去了。

多少人羡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昔日需要预约排队的幽兰馆如今门可罗雀,已年过半百的马湘兰在秦淮河畔,独守空房,落寞度日。

时时对萧竹,夜夜集诗篇,
深闺无个事,终日望归船。

我为什么还在等待?我不知道为何仍这样痴情,明知辉煌过后是暗淡,仍期待着把一切从头来过。30年来,马湘兰心里始终没有放下王穉登,双方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这些书信后来被收藏于《历代名媛书简》中,如今读来,仍令人唏嘘。

南京距离苏州不远,两人偶尔也会见面,只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激情。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

公元1605年,王穉登迎来了自己的70大寿,家里人为他准备了丰盛的寿宴,已经老态龙钟的王穉登躺在床上嘟囔:“害,整那些没用的干啥,净瞎花钱,吃碗面条意思一下得了。”

家人说:“起来吃点儿肉吧?”

老王摇头:“不吃。”

家人说:“起来喝点儿酒吧?”

老王摇头:“不喝。”

家人说:“南京的马湘兰坐船过来看你了。”

老王有气无力地说:“害,大老远的跑来干啥。”

家人说:“带了满满一船的秦淮歌姬,全是美女。”

老王昏暗的眼睛陡然一亮,挣扎着说:快,快扶我起来!”

据史料记载,那一年,57岁的马湘兰坐着花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置酒祝寿,宴饮累月,歌舞达旦”。

当时的场面有多大?

据后来王穉登在文章中描述:“四座填满,歌舞达旦。残脂剩粉,香溢锦帆,自夫差以来所未有。吴儿啧啧夸盛事,倾动一时。”

整个苏州都为之轰动,街坊邻居无不羡慕:你看人家隔壁老王,这辈子真是值了。

这一次,马湘兰在苏州逗留了整整两个月,返回南京后,心力交瘁,不久便与世长辞。

死讯传到苏州,王穉登老泪纵横,悲痛万分,挥笔写下挽诗一首:

歌舞当年第一流,姓名赢得满青楼。
多情未了身先死,化作芙蓉也并头。

十里秦淮,幽兰依旧,六朝金粉,繁华落寞,秦淮河的桨声灯影里,多少才子佳人的故事,绵绵不息,世代流传。

- End -

作者新书热卖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大圣的小宇宙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女人这一辈子,要么有钱,要么有爱
漫谈纪|飘荡在秦淮河上的一朵幽兰:相知不相守,相爱不相伴
相貌平平的马湘兰,为何能名列“秦淮八艳”?这一本事,无人能及
马湘兰:秦淮八艳的开山之人
中国历史上比较有名气的第35个女人
马湘兰:暗香飘罗裙,此情谁共语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