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久美子

武田久美子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她再不火,也没人有资格骂她

2021-04-13

    《我的姐姐》票房破5亿了。

    虽然开放性结局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但它尖锐地面对了长姐如母的中国式困境,这不失为女性创作者的勇敢尝试,她姐前几天也写过,点此回顾《我的姐姐》和解了,热搜上的那个姐姐却自杀了

    今天不谈剧情,她姐想谈一谈在影片里发现的一位宝藏姐姐——女主角安然的姑妈,饰演者朱媛媛。

    影片里她扮演的姑妈当了一辈子的姐姐,生命里没有一天为自己活过,而朱媛媛也完全用精湛的演技,演出了那个为家庭牺牲了一辈子的女性。

    一场医院戏,安然向姑妈回忆,幼年被表哥当沙包欺负、被姑父偷看洗澡,语气中带着往事已去的平静。

    这边,姑妈的心里却掀起了惊风骇浪。好面子的她虽然脸上绷着没说,但心里知道丈夫是什么德行,只是背过脸去。

    等安然走后,积压的情绪倾洪而出,她边哭边拼命捶打瘫痪在床的丈夫。

    朱媛媛这段戏的处理浑然天成,那一刻她不再是维持传统家庭秩序的工具,她难受、自责、委屈,她愤怒,她是活生生的人,一生被困在家庭里。

    最好哭的一场戏,姑妈护着在医院被人欺负的安然,回家后一起吃西瓜。

    她把西瓜瓤最甜的地方自然的挖给安然,然后自己啃边上。

    她说起在俄罗斯生意没做成,只带回来几个套娃,套娃的盖子还找不见了,但谁说套娃只能安在同一个盖子里呢?

    暗示着同样身为姐姐的安然,不必走上一代人的老路。

    几个小细节,一下子把人物立住了,朱媛媛的演技属于润物细无声那一挂,即便戏份不多的配角,她也能诠释得有血有肉。

    不止朱媛媛,其实好多黄金女配都被大家忽略了,她们的微博粉丝少得可怜,还被人嘲笑过演这么多年也不火,但她姐觉得这些演技炸裂的配角姐姐们不应该被遗忘。

    「国民姑妈」朱媛媛

    其实在不久前,我们就见证过朱媛媛的炸裂表演。

    那一次,她是癌症病患者的妈妈。

    《送你一朵小红花》里,癌症压垮了主角一家,朱媛媛饰演的妈妈变得精打细算,把「抠」刻进了骨子里。

    化疗完出医院,妈妈面对一个抱小孩的妇女敲窗乞讨,她摇下车窗怒怼妇女:“你孩子生病了吗?他生病了吗?”

    自己平时都是一块钱掰成五份用,最看不惯不劳而获的乞讨之人,她质问声中,饱含一个病患家属的委屈和爆发。

    但同时出于同理心,妈妈骂完有些羞愧,又丢下了一百块给她。

    再上一次朱媛媛演技出圈,是电视剧《小别离》,她饰演琴琴妈妈,把「鸡娃」人设演得活灵活现,表现出了中国父母的焦虑。

    曾经,朱媛媛也是演过主角的。

    她科班出身,19岁考入中央戏剧表演系。有人说,她演过的戏可以捋成一段国剧优秀作品的编年史。

    1998年参演了《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饰演张大民的媳妇李云芳,当时火得一塌糊涂。被奉为荧幕首代「国民好媳妇」。

    《贫嘴张大民》还有鲜肉时期的潘粤明

    接着,她出演了《康熙微服私访》里性格刚烈的大小姐吕珠儿,只见她披着紫色披风,解救到处惹事的皇帝。

    后来,她又成为民国史诗剧《九九归一》里的小丫头蔡小婉,《天下第一丑》里的原配秀姑,《浪漫的事》里的小市民宋雨……

    无论是刻薄丫头片子,男一号的患难之交,还是做发财梦的小老百姓,什么角色都被朱媛媛拿捏得死死的。

    2005年,朱媛媛饰演《家有九凤》里的老七初七凤,成为那年代的「国民好女儿」。

    她清高倔强,未婚先孕,离家出走,兜转半生终于找到幸福。这个角色让朱媛媛的人气到达巅峰。

    但2008年,朱媛媛和初恋辛柏青的女儿出生了。

    他俩推脱了很多有分量的影视作品,包括后来成就了孙红雷和姚晨的《潜伏》。

    被问到是否遗憾,夫妻俩倒是相当豁达:“这是我们的命。而且,也许我们演了,还给人演砸了。”

    朱媛媛一家三口

    女儿出生,朱媛媛减少了工作量,不变的是她选择的作品都是扎根生活的现实主义好本子。

    譬如讲述孤独症患者的影片《海洋天堂》,她饰演柴嫂,拿到了金鸡百花的提名,该片被认为是近十年最被低估的国产电影。

    之后,朱媛媛又乐呵呵地出现在《小别离》《送你一朵小红花》《我的姐姐》里,饰演姐姐、嫂嫂、妈妈之类功能性角色。

    从国民好媳妇、国民好女儿,变成了国民好姑妈,即使她几十年如一日活跃在影视作品里饰演配角,但她总能用自己的演技让配角也发光。

    「不想做明星」刘琳

    像朱媛媛这样稳扎稳打几十年,突然因一个配角翻红的宝藏姐姐,必须有刘琳的名字。

    她是《隐秘的角落》里朱朝阳的妈妈,一场喝奶戏演出了恐怖片的效果,那一刻,观众惊叹:这个女人的戏,怎么可以这么好。

    刘琳饰演的这位单亲妈妈周春红,她可以为儿子牺牲一切的中国式母亲,但这份爱却压得孩子透不过气。

    作为女人,周春红也有着隐秘的欲望,她会跟工作上的人幽会。但欲望对母亲来说是可耻的,所以她约会前特意擦掉口红。

    被情人抛弃,成年人的体面要求她不能大吵大闹,吃橘子这场戏,她演出从期望到失望,到绝望,一言不发,却痛得人心肠寸断。

    人们这才想起来,刘琳并非横空出世,她还是《父母爱情》里的小姑子德华。

    一个土里土气、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天天跟梅婷饰演的资本家大小姐掰嘴劲儿。

    刘琳把这个村妇演得极其可爱,让人看到她的粗糙之下,包裹着柔软的心。

    这个角色实在太深入人心,后来有位年长的观众在路上偶尔刘琳,一把握住她的手眼含泪花:“德华啊,是德华”。

    这股蠢萌劲头延续到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刘琳是剧里面飞扬跋扈的王大娘子。

    她收拾丈夫时,下手好狠,但眼里全是爱意。

    她去看儿子中榜没,上一秒骂骂咧咧数落别人,下一秒一个踉跄,摔得底朝天。

    大娘子承担了全剧的全部笑点,天天喜提表情包,把一个反派角色变成了观众的开心果、心头肉。

    刘琳就有这样的魔力。

    当她再站到综艺《身临其境》的舞台上时,已然像个王者。

    配音《误杀》里陈冲的戏,刘琳几乎完全走进了戏里,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个冠军拿得人心服口服。

    殊不知,刘琳中年翻红的背后,其实经历过一番坎坷。

    她是北电表演系93年学子,跟徐静蕾是同班同学。

    大学期间运气爆棚,和张国荣、吴倩莲、黄磊合作出演了电影《夜半歌声》

    徐静蕾那时候走花旦路线,接少女角色接到手软,但刘琳不行。

    她长相质朴,很年轻时就出演妈妈、婶婶之类更成熟的角色。

    她是《过年回家》里的灰头土脸的女犯人,是《香樟树》淳朴的陶妮,在章子怡、郭富城讲艾滋村的电影《最爱》里打酱油。

    《回家过年》和李冰冰搭戏

    她永远是被艳压的那一个,直到遇到了《父母爱情》。

    不巧的是拍完《父母爱情》之后,刘琳就怀孕了,她高龄产妇,接下来两年时间什么工作都没接。

    等再出来,影视行业已经天翻地覆。

    为了演戏,她不得不把片酬压到刚毕业的状态,几万块一部戏,任由副导演当成群演一样呼来喝去。

    《欢乐颂》《外科风云》《琅琊榜》……一直跑龙套,终于通过《知否》大娘子混得了脸熟。

    现在,刘琳可以云淡风轻地说:“我不想红,不想做明星。”

    毕竟让她被公众再次看见的,从来不是想红的心,而是扎实的戏。

    「中年叛逆」刘敏涛

    虽然一直拿配角剧本,但刘敏涛的戏是真的好。

    近些年的热门剧,随便一数,《伪装者》的大姐大、《琅琊榜》的静妃、《欢乐颂》的关妈……哪一个不是姐姐杀我的绝色。

    via《伪装者》

    但刘敏涛的全网走红,还得数「三分讥笑二分凉薄一分优雅四分漫不经心」的《红色高跟鞋》。

    当天她一人带五个热搜,现象级表情包至今还令人津津乐道。

    她艳光四射,却不让网友心生反感,因为有底气。

    刘敏涛典型的优等生,成名很早。她上中戏时,被人称为「小巩俐」,又一个大青衣。

    16岁出道第一部影片《祝你好运》,之后从不缺戏。

    via《朱德元帅》

    2000年,她出演「新编聊斋」之《人鬼情缘》的女鬼聂小倩,完全颠覆柔弱形象,成为伶牙俐齿、贪财好色的小妖精。

    接下来,跟陈道明合作《冬至》,跟王庆祥合作《大宋提刑官》……

    一路下来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顺风顺水,早已是公认的实力派。

    30岁正处事业上升期,她息影结婚。

    终究还是错付,30岁到37岁,她浪费了女演员的黄金七年,换来婚姻里的一地鸡毛。

    2013年的一个夏夜,刘敏涛做出人生第一个叛逆的决定:离婚!

    这才成就了《欢乐颂》里最有气质的妈妈。

    她一共不到十场戏,有八场在打电话。

    刘敏涛清楚地知道中年演员的困境:角色少,空间小,面孔单一。但不能等了,趁现在多演几个角色,50岁能演的更少。

    《琅琊榜》里的静妃,柔情隐忍,但也不失威严,她暗中帮助儿子执掌江山。

    就像刘敏涛本人一样,手握着信念,等待绽放。

    2015年《伪装者》大火时,刘敏涛39岁了。

    她饰演的上海大小姐明镜不怒自威,气场2米8,烟台人刘敏涛把上海话说得像模像样。

    有场戏在雨中,靳东要打刘敏涛一巴掌,他没借位成功,真打在了刘敏涛脸上。

    刘敏涛完全进入角色,脱口而出“他竟然敢打我”,没有事先设计的表演就这样保留在戏里。

    后来半辈子乖乖女的刘敏涛,在中年叛逆的路上走得越来越远。

    她剪短发,尝试露背装,邪魅狂狷地歌唱《红色高跟鞋》,像酒醉误入会场的谐星。

    在综艺里突然爆发出中二的气质,仿佛在补回当年错过的青春期,而今她已经45岁了。

    刘敏涛说,她想成为梅丽尔·斯特里普,老了也能在《妈妈咪呀》里,又唱又跳又蹦,那多自由啊。

    「别P皱纹」咏梅

    国产影视作品里的女配角,一直是隐秘的存在,她们甚至比男配角更加不被人看见。

    因为男配角可能还有职业身份,而女配大多是别人的妈妈、嫂子、二娘、大姨,家庭职能大于社会职能,更加面目模糊。

    朱媛媛、刘敏涛、刘琳……能杀出重围,被观众看见,因为戏,真的好。

    但是被看见又怎么样呢?可能还是要接着演女配角。

    她们之中有一个幸运儿——一直演配角,第一次拿女主剧本,就夺得了柏林影后。

    是的,她是咏梅,继《阮玲玉》的张曼玉、《女人四十》的萧芳芳之后,第三个华人柏林影后。

    对很多国内的观众来说,《地久天长》拿奖,也是我们第一次听说咏梅这个演员。

    她不是科班出身,做过主持人。第一次进组是电视剧《牧云的男人》,那时候她连镜头在哪都找不到。

    她永远记得拍《梦开始的地方》时,傅彪教咏梅画分析表来分析复杂人物。

    咏梅第一次意识到,“用心灵工作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咏梅接戏很少,因为她对欲望感到生理不适,把手机设成了呼叫转移,找她只能发短信,拒绝的剧本比接下的多太多。

    但咏梅偏偏拿对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几部戏:

    2004年现象级热播剧《中国式离婚》让她尝到走红的滋味。

    2010年在《海洋天堂》里演女6号,算是进入了电影圈。

    2015年演了侯孝贤的戏《刺客聂隐娘》,影片提名了戛纳。

    后来我们发现她还是《小欢喜》的季洋洋妈妈,她温柔体贴,却又不卑不亢,除了当妈,她还是天文馆馆长。

    2017年,咏梅发过一条微博:

    “我在等着那个属于我的角色,我不急你也别急。”

    直到王小帅导演团队通过短信找到咏梅,她终于等到了。

    咏梅没有孩子,为了演好《地久天长》的母亲,她采访一个真正的失独母亲,那一聊就是7小时,她知道了一个母亲痛苦的边界在哪儿。

    拿下影后的咏梅,一句话上了热搜:

    “不要修掉我的皱纹,那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

    像不像另一个大姐大,奥斯卡影后科恩嫂的话:“这是一张地图,我人生的线路图,包括上面的所有褶子。”

    是啊,中年女演员,经历了岁月,到了演员生命最成熟的状态。为什么要掩盖那些褶皱呢?

    每一条都是人生的勋功章。

    陈冲《十三邀》

    咏梅说自己是这个行业的幸运儿,没办法当做励志典范。

    是啊,中国那么多好的女演员,又有几个能遇上自己的《地久天长》呢?

    好多女演员等着等着就消失了。

    面对中生代女演员的困境,咏梅还说过,她在等待,她没有说话,但不代表她认同这种行业现状。

    “我现在发声可能有人听了,我要说了,对于中生代女演员的状况,我很愤怒。”

    她接过一个剧本,片方希望她演一位科学家的妻子。

    但她说:“但是为什么老让我演科学家的妻子?而不是女性科学家呢?”

    朱媛媛、刘琳、刘敏涛、咏梅,她们都是中国影视圈的黄金女配。

    很多观众可能叫不出她们的名字,可只要看到她们的脸,就能在脑海中记起看过她们的剧,知道只要她们在,就是演技的保证。

    因为这些姐姐们不争不抢,不迎合也不避世,几十年只做了一件事:做一个好演员。

    所以碰到好作品时,她们早已准备好。你看,无论多小的角色,她们身上有光!

    可是,像她们这样的宝藏演员,需要更好的市场,一个不只是姑嫂妈婆的市场。

    不要让我们这么多的好的女演员只能演配角,希望更多人看到她们,希望姐姐们以后能有自己的戏发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她刊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朱媛媛凭借《我的姐姐》出圈,她不仅是国民媳妇,还曾是古装女神
《我的姐姐》:配角戏份,主角光芒,朱媛媛把“姑妈”演得太好了
凭《我的姐姐》翻红的朱媛媛:为什么嫁给了穷小子辛柏青?
从刘敏涛到刘琳,来看看姐姐圈“四宗最”,哪个姐姐最得人心?
她被誉为国民媳妇,与老公相恋24年零绯闻,今她被遗忘,老公却很红
三位中年才走红的女演员,背后有泪有痛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