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久美子

武田久美子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心理学家:儿女希望患癌老人早点死,是一种正常心理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生老病死是人的自然规律。即使如今科技如此发达也没有人可以实现永生,几乎每个人都逃不过命中注定的定律。
    所以,说起死亡就显得云淡风轻。可是当死亡发生在我们身上或者周围人身上的时候,我们不一定能坦然面对,因为没人替我们去体会这种悲痛。相信家里有老人的人最能理解,当他们身患癌症的时候,那种无助和悲伤,难以用语言能形容。
    之前一位宝爸讲到,父亲80多岁癌症晚期。医生告诉他们兄妹几个治病需要要花费巨额费用而且也不一定治得好。医生的话很明显,提醒他们,给父母治病可能会花光所有积蓄,最后还可能一场空。
    后来兄弟姐妹相互商讨后决定放弃给父亲治疗。这位宝爸说,不是他们不孝,而是上有老,下有小,权衡利弊,只能放弃治疗。因为兄弟姐妹都成了家,拖家带口的,自己不吃不喝可以,总不能让孩子遭罪,如果钱都花光了,小家也毁了。所以,他们只能让患病的父亲早点走。
    在采访了无数家庭后终于明白,儿女希望患癌老人早点死,并不少见,尤为正常,其中酸楚莫过于以下几点。
    在现实生活中,一个普通家庭中只要出现一个癌症患者,全家人都得大大降低生活质量。首先,家里要拿出大量的金钱为癌症患者治病。其次,还要有专门的家属或者轮流安排家属照顾癌症患者的生活起居,无论对患者还是家属,都背负着莫大的精神压力,老人也想把病治好,可往往力不从心。

    如果治病要花光所有积蓄,就不想毁了自己的小家

    其实说实话,没有哪个子女真正希望父母早点死的,除非真的是那种不孝子,排除金钱压力外,子女更担心的是父母的心理压力。
    从患癌的那一刻起,老人的心理开始复,震惊、怀疑、焦虑、抑郁、恐惧、愤怒,各种情绪堆积,心理调节失衡,这是癌症患者最大的身心状态,如果高龄患者本身患有老年焦虑、抑郁等病症,无疑是雪上加霜,他们经常陷入悲伤消极情绪中,丝毫没有斗志,丧失生存的念想。
    他们常常会想“为什么得癌症的是我?”“还能活多久?”“治不好,人财两空,家人怎么办?”,不少人癌症患者还会有严重的睡眠障碍,一个正常人长期睡眠不好都会影响身体,更何况是癌症病人?翻来覆去睡不着,还忍不住胡思乱想,让癌症病人一次又一次徘徊在崩溃边缘。
    据调研结果,36.27%的癌症患者存在睡眠障碍,28.42%的癌症患者担忧家庭压力,有13.21%的患者表示在近一周内有自杀倾向。有些子女不愿意放弃父母,坚持让他们化疗,结果往往是延迟了两三年,老人还是带着遗憾走了,子女会反过头来对自己的要求的后悔,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太自私要坚持下去,父母也不至于这么痛苦。

    所以,无论选择坚持还是放弃,老人都逃离不了死亡二字。
    社会心理学家汤姆匹茨辛斯基(Tom Pyszczynski)曾提出了恐惧管理理论(Terror management theory,TMT),什么是死亡恐惧,具体而言主要分别为两个部分,第一是即将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感和无助感,第二是对和亲人朋友分别、失去的恐惧和不舍感,同时它还容易掺杂诸多错觉。死亡是一种无助和恐惧的象征,很多人听癌色变,其实癌症的死亡几率并不是百分之百,但很多人因为过度的焦虑,让死亡的几率降临到了当事者身上,慢慢地,他会无时不刻地担忧,最终大大增大了患癌的几率。
    除了一些乐观的老人会坦然面对遗憾,会瞬间对遗憾释怀。还有很大一部分老人不愿意接受现实,不愿意相信将离开这个世界,他可能就是你是我周围的长辈,病人家属会在他们身边安慰他们。
    一些患者会暴躁,比如常常会想,“为什么偏偏是我死亡呢?老天爷对我太不公平了,我还有那么多事没做”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情绪,不断发泄甚至摔东西之类的来缓解自己,还想要跳楼一解千愁。这个时候家属陪伴在身边,其实也没什么作用,老人心中的疙瘩也解不开,最多延缓老人的死亡。
    另一些患者会感到抑郁,他们认为自己这一生中没有成就,比起周围的朋友,自己的人生平平淡淡,是那么不堪,但是想起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又是那么不舍。这类老人属于家庭经营的好,但事业成就上没有太大突破的类型。相比于第一类会好一点。
    人生无论怎么选择,都会有遗憾。关键是老人们如何去看待遗憾,癌症的病痛会慢慢折磨患者,最终会让这些东西全部消失。鲁迅先生说过,“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可能在最后那一刻死亡降临之前,他们才会坦然接受。
    无论怎样,家属们都要尊重老人自身的选择,死亡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无论是对自身还是对他人,认真思索探索死亡的意义,有助于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和误区,我们要珍惜现世的生命,为下一个来世奠基。
    - The End -
    作者 | 汤米
    第一心理主笔团 |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
    参考资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谢耳朵馆长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患癌后,做好这件事比治疗更重要!
到底应该告知癌症患者真相还是隐瞒病情?
医述|一名患癌医生的思考
患癌等于“判死刑”?3成癌症是被吓倒的,学会自疗,或许能重生
谁来拯救癌症的你
肿瘤医生患癌后:医生“杀人”三句话,原先我不信,现在我信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