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久美子

武田久美子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真实故事||我和老公甜到掉牙,有天他下楼拿报纸,13年的婚姻变了天。

2021-12-13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听着这首歌,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叫陈蔓娟,他叫蓝海。

我俩都出生于1969年的苏州,今年52岁。

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

此时此刻,我躺在他的身边,突然很想来说说我们的故事。

说一说这些年我们的柴米油盐和风花雪月,说一说我们的苦与甜。

想在这人世间,留下我和蓝海的痕迹。

02

60年代的苏州,同样的小桥流水人家,只不过陈旧一些。

蓝海家在东太湖,我家在西太湖。

都是苏州偏远的农村。

后来我俩上了同一个高中,人生开始有了交集。

蓝海长得帅,标准国字脸,浓浓的眉毛。

人很阳光,还喜欢笑,用现在的话来说,是那种明媚如春日的少年。

而他对我笑得最多,也最灿烂。

蓝海说,他从开学第一天就注意到我了。

大概是与君初相识,疑似故人归的惊艳,也是一见钟情一眼万年的心动。

他说他喜欢聪明的女孩,而他一看我就很聪明。

实际上,那时我的成绩确实不错。在班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而蓝海稳定在前五名。

他的喜欢对我来说,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

那时我是乖乖女,一心考大学,对感情的事还没开窍。

加上我心仪的是那种高个子男生。

高高瘦瘦,才是我的理想型。蓝海瘦是瘦,但个头只有一米七。

然而不管我是什么态度,蓝海一如既往地对我笑了三年。

他说我是他的女神。

第一眼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我并没有太上心。十七八岁的年纪,拿什么谈永远呀。

03

1987年,我和蓝海考上了大学。

他心态比我稳定,成绩出来,他第三,我第四。

他去了华中工学院,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

而我读的是上海科技大学,也就是现在的上海大学。

我以为,距离会让他放弃对我的那点心动,可实际上并没有。

蓝海经常给我写信。寒暑假回苏州见面,他也一有机会就表白。

我始终没有同意。

离得太远了,我不想异地恋。

但我也始终没有和别人谈恋爱。

不知道是因为有蓝海陪伴,别人走不进我的心里,还是因为我一直没找到那种一见就心动的高高瘦瘦的男生。

总之,我的生活好像离不开蓝海了。

毕业时,我没考研。家里觉得女孩子本科学历已经不错了。

蓝海本来要考研,听说我不考,也放弃了。

他说,怕再读几年研究生,我会被人抢走。

我听着,渐渐有些动容。

04

1991年,我和蓝海大学毕业。

那时,大学生还包分配,但要回原籍工作。

也很巧,我和蓝海在大学生和企业双向选择交流会上相遇。

他一直陪着我,看到我和苏州市里一家公司签约,赶紧开心地签了另外一家。

于是我俩都留在了苏州市区。

蓝海是学机械的,进了长城电扇厂,做产品开发设计。

我学的是生物化工,进了日化厂技术科。

刚开始,我被分配去分厂实习,离市区很远。

蓝海每个周末都来看我,骑着自行车,绕过一整个苏州城。

初入职场的彷徨和迷茫,因为有蓝海,好像变得没那么难了。

那一年,他摘过春天的花,捡过秋天的叶,吹过夏天的风,也淋过冬天的雨。

都说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我在这样的温情里,知道蓝海渐渐住进了心里。

转折点是1992年冬天。

我骑车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左手肘粉碎性骨折。手术打了钢钉,缝合了14针。

蓝海得知消息后吓坏了,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其他朋友也闻讯赶来。

我当时疼得神志不清,满头大汗,紧紧抓住蓝海的手。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骨子里我对他有了莫名的信任和依赖。

那段时间,蓝海请了假,每天在医院陪着我。

一次聊天时,我们说到一部电影,他说他也看过,是和几个高中同学一起去看的。

可说到那几个高中同学时,我听到一个女孩的名字。

而那个女生,之前喜欢过他。

我难以描绘当时的心情,瞬间炸毛了。

是在那一刻,我真正地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原来,我是在乎他的。

并且不是一点点的在乎他。

蓝海看我生气,也慌了,他紧张地保证,说以后再也不和其他女生一块看电影了。

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我一下子就笑了。

很开心,不是因为蓝海的态度,而是我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就这样,我和蓝海在一起了。

蓝海说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说他从看到我的第一眼就知道我们会在一起。

嘿,那就在一起吧。

05

1994年,蓝海单位分员工宿舍,但前提是已婚。

两家商量了后,我和蓝海去领了结婚证。

不久住进宿舍,算是有了一个家。

蓝海很上进,除了上班,还跟着师父接活,做CAD设计制图,赚些外快。

拿到第一笔外快时,他给我买了一条足金项链,2188元。

1995年夏天,我怀孕了。

天热,加上孕初期反应强烈,我难受得厉害。

有天随口说了句,要是有空调就好了。

当天,蓝海竟然去买了个空调回来。7000多块。

这笔钱在那个年代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我俩一年的收入。

安装空调那天,整个宿舍楼都轰动了,全都跑来围观。

我心疼坏了,嫌他浪费钱。可蓝海笑着说,钱花了可以再赚,老婆热坏了可就麻烦了。

于是人人都知道蓝海是宠妻狂魔。

我想起刚结婚时,娘家要盖房子,我妈让我拿点钱。

蓝海知道后,把我们全部的积蓄都拿去给了我爸妈。

我简直哭笑不得,怪他穷大方。可他说你爸妈就是我爸妈,咱自己家的事,不能出力,当然要出钱。

所谓的爱屋及乌,莫过于此了吧。

06

1996年3月,儿子出生了。

我和儿子一起被推出来时,蓝海没有第一时间去抱儿子,而是给我送上了一个大花篮。

那时街上的花还是一支一支卖的,很少有人送花篮。

蓝海摸着我的头说,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媳妇辛苦了。

他的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新生命是种延续,也是种连接。从那时开始,我和蓝海这辈子注定分不开了。

是伴侣,是亲人,也是战友。

好的婚姻,一定是战友吧。

教你齐头并进,而不是拖你后腿。而蓝海,就是我最好的战友。

这一年的6月,我的合同到期,单位通知我去续签。

那时单位的效益越来越不好,我想去外企,却又有点犹豫。毕竟一切未知。

可蓝海说,没事,去试试呗。试了才知道行不行,反正还有我兜底呢。

于是我没再续签合同,全身心的准备执业药师考试,而蓝海几乎包揽了儿子所有的事。

从换尿布配奶,到育儿小知识,全都是他亲力亲为。

在蓝海的大力支持下,12月,我顺利进入一家美资药企。

工资翻了几番,就这样开启了我的外企职场之路。

07

1997年9月,蓝海遇到一个机会,也辞职进了外企。

这一年,我俩买了三室一厅的房子,真正的有了一个家。

而这之后的10年,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像蜜里调油。

蓝海很宠儿子,儿子也很黏他,是大家眼里的好爸爸。

而我对儿子来说,仿佛只是友情客串。

工作上,蓝海也没放松。不断升职加薪,成了部门经理。

职位在变,房子在变,但他对我对这家的心,却一直没有变。

和朋友聚会,他总带着我。

单位应酬,能推掉的就推掉,不能推掉的也会尽早回家。

有一次,有个客户骗他去了娱乐场所,那里有特殊服务。

蓝海一听,扭头就走了。

客户一脸懵,却也佩服他,对他更敬重了。

有时说起这事,我会笑他,这么好的机会,你咋不去试试呢。每次他都会摸摸我的头说,试你个头哦。

语气里全是宠溺。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10年,时光来到了2007年。

我以为,我们一家三口会永远幸福下去。

08

然而蓝海出事了。

我永远忘不了2007年8月14号这一天。

晚上10点,蓝海的左脚忽然失去知觉,不能动弹。

我慌乱地打了120,送去了医院。诊断为脑出血。

我的天一下子塌了下来,不知所措,六神无主。

好在一个多月后,蓝海康复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医生对于蓝海的病情是有分歧的。

有的医生说只是毛细血管破裂出血,有的医生说里面有个肿瘤。

我和蓝海都不懂,觉得肯定不是肿瘤,是肿瘤的话怎么会康复?何况那年蓝海才38岁,还很年轻,怎么会和肿瘤这样的词沾边。

加上当时医疗水平有限,即使存疑,医生也没嘱咐我们三个月后复查。

我们以为已经彻底康复,蓝海也正常去上班了。

可这一年冬至的晚上,蓝海再次出血。

他下楼去取报纸,上楼时突然感觉左脚无力,抬不起来。

去医院做了CT检查,还是脑出血。

这下我们有点慌了,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儿子还年幼,公婆也不懂,周围没有一个能商量的人。

我特别无助绝望,我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是肿瘤,该怎么办。

09

我四处打听,最后决定带蓝海去华山医院,找权威专家。

那时还没有网上挂号,只能找黄牛去排队。

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啊,因为蓝海的病情一天天在加重。

好在终于排到了号。

专家了解病情后,诊断为脑部肿瘤,安排了住院。

当时蓝海的左半身已经失去知觉,不可能保守治疗了。

可是手术风险很大,可能会导致偏瘫。

进退两难,我又惊又怕。这些年,蓝海把我保护得太好,我根本没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蓝海看出了我的不知所措。

他握着我的手,笑着跟我说,没事,你老公福大命大,一定没事的,选择做手术吧。我们一起搏一搏。

就这样,2008年4月22日,蓝海进了手术室。

谢天谢地,手术很成功。

术后第二天,蓝海的右脚就能动了。

但命运并没有放过我们。

快速病理结果显示,蓝海的肿瘤是三级恶性。

最高的是四级,也就是说蓝海的病挺严重的。

医生告诉我结果时,我瞬间瘫坐在地上。

但医生安慰我说,还是要以正式的病理切片结果为准,先别慌。

我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幻想着正式病理切片结果会反转。

然而到底还是失望了。

我拿着报告单,嚎啕大哭。

怕蓝海承受不了,我不敢告诉他,在他面前强颜欢笑。

但一转身,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掉下来。

10

然而有些事情,早晚都要面对。

医生说,跟病人说实话,让病人积极配合放化疗,治疗效果会好些。如果你开不了口,我去说。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亲口告诉蓝海。

真的好残忍啊。

前一秒,蓝海还在对我笑。后一秒,他的笑容凝结,眼中星光暗淡。

我俩在病房里抱头痛哭。

他说,对不起,媳妇,我拖累你了。当初不该一直缠着你。如果不是嫁给我,你也不用承受这些。

我说,你说啥傻话,嫁给你,我从不后悔。

然后我又说,给你讲个秘密吧。当初我胳膊骨折住院时,医院里有个男医生喜欢我,他长得又高又帅,家里条件也好,但我没同意。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不能让我选错了人。

蓝海的眼里涌着泪水,他说,我不怕死,我只是担心,我走了你和儿子怎么办?

我的心里窒息般难受。

我抱住他,说,那就努力活下去,我和儿子都不能没有你。

是啊,我和儿子不能没有他。

蓝海渐渐振作起来,接受现实,积极配合医生放化疗。

医生说蓝海是他见过的最坚强最乐观的癌症病人了。

我听着,偷偷抹眼泪。

有哪个癌症病人真的能坚强乐观地直面死亡呢?

支撑蓝海的,是他对我对儿子对这个家沉甸甸的责任和爱啊。

这一年,儿子已经12岁。

我们没有瞒着他,告诉了他实情。

儿子跟我说,妈妈,以前我是家里的太阳,现在变成爸爸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以后我们要围着爸爸转了。

儿子的懂事,让我欣慰又心疼。

是蓝海把儿子教得好吧。

这么多年,都是蓝海在爱我爱这个家,现在该轮到我了。

11

2008年6月18号,蓝海放疗结束,出院回到苏州。

我直接带他去了我们的新房子。

这是蓝海生病前,我们买的新房。他特意挑选的位置,离我单位很近。

之前一直没装修,他生病后,考虑到老房子是步梯,上下楼不方便,我就赶紧装修了。

蓝海第一次来,他勉强能走路,但瘸得厉害,摇摇晃晃。

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阳台的绿植生机勃勃。蓝海摸着家具,连声说,真好真好。

可以搬新家,是真好啊。可我怎么都笑不出来。

我跟在蓝海身后,看着他虚弱的样子,眼睛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不停流泪。

这之后的9年,有点难熬,但蓝海的身体算是基本稳定下来。

除了走路有些瘸,还能正常生活。

生病前,蓝海是公司中层,能力强,很受领导赏识。

确定为癌症后,他向公司如实说了情况,并主动提出换岗。老板很仁义,给他调了一个比较轻松的岗位。

后来合同到期,公司也没有解聘,还续签了长期合同。

蓝海很感激,病稍微好些,就去上班了。

直到后来公司换了管理层,终究不会念旧情,2016年底,辞退了蓝海。

蓝海很沮丧,觉得家里的压力都给了我一个人。

其实经济上的压力还好的。

这些年,我的事业算是蒸蒸日上吧。

2005年,我从之前那家美资药企,跳槽到一家新建药企参与筹建工厂,做了质量部经理。

后来到了职业瓶颈期,蓝海看到医疗器械行业在苏州的发展,又鼓励我改行去医疗器械公司。现在我收入不错,也很受领导器重。

而我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蓝海的决策和支持。

所以哪怕是让养他一辈子,都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他在,就好。

12

然而我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在9年后发生了。

那是2017年5月,蓝海再次病发。

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做开颅手术。不幸的是,术后感染,他一直高烧。

我在医院陪着他,心时刻揪着。他烧得糊涂,却一直紧紧抓着我的手。

我每天都在祈祷,希望他能挺过去。

两个月后,烧终于退了。蓝海又开始化疗。

当时儿子在放暑假,每天在医院陪着蓝海。

说起儿子,真的很懂事。从小到大,学习从没让我们操心。

高中直接考进苏州外国语学校英才班,学费生活费全免。大学去了985。

儿子身高一米八,比蓝海高出很多。

我常开玩笑说,要是知道儿子能长这么高,我就早点答应你了。

是啊,我们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我和蓝海笑着笑着,又开始哭了。

这之后,蓝海的身体每况愈下。

渐渐的,他连路都走不了,只能靠轮椅出行。

手术后遗症还让他得了癫痫,吃着药还常常发作。

他的每一天,都在和死神抗争。

儿子大学毕业后,考虑到家里的情况,放弃了考研,回苏州入职了银行。

蓝海时常觉得对不起儿子,儿子总是说,爸,你要加油啊,现在我长大了,会跟妈妈陪你一起走下去,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在旁边听到,躲到卫生间去掉眼泪。

因为我知道,有些事情已经无力改变了。

13

2021年7月,蓝海再次住院。

检查结果显示,肿瘤复发,并且转移到了小脑和脑干。医生也无能为力。

蓝海身上插着引流管,人已经没了意识。

婆婆坚持让我们出院回老家,她说,要走也要在家里走。

婆婆说这句话时,我情绪失控了,哭得稀里哗啦。

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可实际上并没有。

我还是不敢想象,如果他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家里有个亲戚是医生,商量后决定带着引流管出院,以后由亲戚帮忙在家换药。

我请了假在家照顾蓝海。

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帮他翻身吸痰,然后喂他吃营养液。

他呼吸不畅,我就用手动吸痰器帮他吸痰,手上磨出水泡后又变成老茧。

可我一点都不觉得疼,我看着他呼吸困难憋到发紫的脸,只觉得难受得想哭。

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和他讲很多很多的事,哪怕他给不了我任何回应。

有时我会给他放那首我俩最爱的《城里的月光》,唱着唱着我就哭了。

这几个月,我没睡过一个踏实觉。

每天晚上,我躺在他身边,听着他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声音。有时忽然安静了,我就立马吓醒,赶紧去摸下他,生怕他就这样没了。

想起当初蓝海追我的时候,骑着单车带我在苏州小巷里穿行,说要和我白头偕老。

我真的好想和他白头偕老啊。

好想他再喊我一声蔓娟,好想他再抱抱我。好想上天能给我一个奇迹,给蓝海一个奇迹。

让我和蓝海还能手牵手,闲来桥下夜泊,听折新戏,提壶酒看他焙新茗,从年少一路到古稀。青天共白月,我共他。

然而终究只能是奢望。

我不知道蓝海什么时候会离开,只能恳求上苍,让他离开得慢一点。

我不愿意承认会有这么一天。

能不能不要有这么一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猪小浅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第一次背妈
【四季散语】陈立俊︱一位独居老人的故事
(长篇报告文学连载)我们走在大路上(第一章4) ||张学武(河北)
清洲观前初照楼
仁者珊翁的故事20:晚年抗癌绝处逢生
医生需要练就一颗强大的心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