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久美子

武田久美子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官场现形记故事:胡大人剿匪立大功,他的歌妓晚上却钻进师爷屋子里
传说清朝时,有个叫胡若华的胖子,花了些银子,捐了个浙江道台,坐上了统领的宝座。
他本以为当了官,日子就美滋滋,可以轻松躺平了。
可是这天他接到上司命令,说严州府有土匪造反,让他带兵剿匪。

这就让我们这位胡大人很为难,平时他最擅长的无非是吸烟枪,逛窑子,哪里会统兵剿匪?

他寻思着:如果去了,打不过土匪,性命不保;如果不去,上司怪罪要丢官,毕竟自己刚上位,还没回本呢。如此胡思乱想了一整夜。
第二天,他强打精神点起人马出发,自己则坐船去严州。(严州在今天浙西桐庐,距离省城杭州并不远)

一路上,他随身带着自己老相好龙珠,在船上吃喝玩乐。
但胡大人心里并不淡定,他很想逃,却逃不掉,船老大猜到他的心意,就每天走70里,再后退40里,明明只有两天的路程,却足足航行了六天。
快靠岸时,胡大人急吼吼地让亲信曹二爷去打听情报。
曹二爷也害怕,万一冲出来个土匪乱杀人怎么办?

船老大大着胆子陪着曹二爷去,二人看四下荒无人烟,曹二爷吓得瑟瑟发抖,看来附近定是有土匪了。
他们看到一户农家,里面转出个老婆婆,曹二爷胆子大了,劈头就逼问是不是有土匪,婆婆老眼昏花,以为官兵捉人,只是一个劲哀求。

曹二爷见她胡搅蛮缠,正要打她,又怕土匪窜出来,匆匆离开。
不久赶到附近镇子上,人来人往,热闹许多,他俩这才安心,找了个茶馆打听情况。

小二见他们慌张的样子就笑了:“哪有这么夸张,二位爷有所不知,原本只是严州出了一起抢劫案,然后一传十,十传百,不知被谁传成土匪借粮,本地官府害怕,就打电话去省里求救啦。
胡老爷听了曹二爷的回禀,心情大好,他闭目养神,心里打着小算盘。
周师爷见胡老爷久久无语,眼珠子一转,献上一计。

胡老爷笑道:“妙极,妙极!
当下他就下令开船靠岸,同时周师爷拍急电到杭州,写道:“贼寇猖狂,百姓惊慌!”
胡老爷来到严州,兵丁早已列队完毕。
当地官员前来接应,胡老爷在衙门坐定,问起平定贼寇的事情。

严州知府为了邀功,大吹特吹,他谄媚道:“此事何劳长官大驾?那些贼寇虽然很猛,但本府早已组织兵马把他们击溃了。
胡老爷心里暗暗发笑,当下也不说破:“咳,阁下治军有方,兄弟我是相信的,但省里那边总要有个交代,免得说你我做事不用心。”
知府问道:“那长官的意思是?”
胡老爷慢慢板起脸来:“依我看,那贼寇肯定还散落在山坳里,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趁此机会全部清除吧!”
知府哪敢说个不字,只能苦笑着连连点头,当下就调起兵马,准备出征。

五更刚过,胡老爷过足烟瘾,才开始点兵,他对着兵将,开始背诵周师爷教的话,似乎指东打西,运筹帷幄。
有个将官去岸上出恭,发现没有贼寇,他有心邀功,冒冒失失跑到大帐里。

“禀报大人,小人刚已探明,并无一个贼寇。
胡老爷一听这话,火冒三尺,拍案而起:“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扰乱军心!来人,打板子!”
两个亲兵把那人拖下去,只听得帐内杀猪一般地嚎叫,严州官员都心有不忍,替他告饶。胡大人又假模假样训斥一番,这才作罢。

经此折腾,天已经蒙蒙亮,参将正要带兵出发,有个老兵过来问:“统领说让我们去杀强盗,可是并没有强盗,我们去做什么呢?

参将也迷糊起来,他想直接找胡老爷问,老兵扯住他:“使不得,你没看到刚才那个挨打的?”老兵毕竟经验丰富,他建议参将:“您不妨去找周师爷打听,一定会有收获。
周师爷见参将过来,就知道生意上门了,他故意推说不知,要问过统领心腹曹二爷。

参将明白他是伸手要钱,就赔笑道:“周爷您这趟出远门,十分辛苦,兄弟心里知道,只可惜兄弟我也是个穷差事,就送100两银子,给诸位喝茶。”周师爷里里外外跑了几趟,讨价还价完毕,最后谈妥300两银子,周师爷这才把胡大人的意思委婉表达出来,参将心领神会,拜辞而去。
太阳照常升起,士兵们雄赳赳气昂昂,挂着刀,骑着马,威风八面。

胡老爷躺在轿子里呼呼大睡,不一会儿,就能听到他鼾声如雷。

到了村庄,号兵吹起号来,胡老爷从梦中惊醒,他昂首阔步,下来查看“敌情”。
村里的百姓,看到大批官兵这样阵势,都吓坏了,胆子小的人缩在屋子里,胆子大的稍微探头张望。胡老爷看了,说:“那些鬼鬼祟祟的,一定是贼寇,给我杀!”

参将一声令下,官兵喊杀起来,四散点火烧起民房,见到男人就杀,见到女人就强奸,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就这样一天之内,附近四镇八乡的地方被这帮官兵搞得哀鸿遍野、哭声震天。

胡大人看着“贼窝”硝烟弥漫,“贼寇”到处乱窜,知道战功已立,非常满意。
这帮官兵敲起得胜锣鼓,喜气洋洋地回城。

城里官员早就排好队伍,将胡大人一行恭迎到庆功宴上去。
夜里,胡大人迎来送往,不亦乐乎,回去又狠狠抽了24筒大烟,让周师爷把捷报发去省里。这样一来,事情就成了一半。
另一面,为了塞住他们的嘴,周师爷对将官们传递意见:“辛苦各位,我们胡老爷厚恩,今天的战利品就都赏给大家啦。”这样一来,皆大欢喜。

建德县的庄知县也在陪酒行列,这时候一个亲兵跑来报信:“大人,大事不妙啊!

庄知县大惊失色:“什么?姨太太怎么了?
亲兵道:“额,姨太太没事,是县衙有许多百姓来告状,说不知哪里窜出来的兵勇,到处杀人放火,他们都聚在公堂门口请老爷作主呐。”
庄知县顿时心神大乱,又不敢去坏了胡大人的兴致,于是他不动声色,打算扛下这个担子。

这一头官员们觥筹交错共欢愉,周师爷则独自一人苦哈哈地在船上忙着写保举的单子,写得哈欠连天,这时龙珠轻轻地过来,给他倒了一碗水。师爷知道龙珠是胡大人跟前的红人,忙站起身子道:“劳烦姑娘了,这如何担当得起?”。
龙珠轻轻一笑:“大爷,这么晚了,还在忙什么呢?”周师爷就得意起来:“我这里有重要任务,各位老爷大人的功名,都要经过我的手咧。”

龙珠好奇问道:“这么厉害!为什么要过你的手?
周师爷道:“今天胡统领带着大家伙把土匪给剿灭了,所以这些立功的人啊要给他们提拔。”
龙珠道:“可我听船上的人说,并没有什么土匪呀?”
周师爷道:“谁说没有?都藏在山沟沟里,大军一走他们就要出来害人。”
龙珠点点头,又问:“这府里、县里的老爷不都是老爷吗?还要再去升什么功名呢?”
周师爷呵呵一笑:“县里的可以升到府里,府里可以升道台,道台就可以做胡大爷那样的统领”
龙珠道:“我听胡老爷说,曹二爷也要做官了,他是做什么官?”
周师爷道:“不过给他个副爷做做(低阶武官)”
龙珠道:“啊,副爷倒也真不可小瞧呢,去年有个李副爷来我们船上,嫌我的曲唱得不好,又怪酒味太淡,发作起来,硬要把我爸爸送去官府,当时整船的人都给他跪下磕头,我妹妹凤珠又陪了他两夜,这才作罢。人家虽然只是个副爷,但做官是真神气呢。”
周师爷道:“我听胡大人说凤珠还是个清的,照你刚才说来,她也不太可靠啊。”
龙珠抿嘴一笑:“瞧您说的,吃咱们这碗饭的,哪里还会有什么清的?我十四岁那年随我娘去上海,大家都喊我清倌人(卖艺不卖身的女子),那时候我就暗暗好笑,我觉得你们做官的和我们也差不多。”
这话把周师爷气得无语,他又强行忍住,挤出一分笑容,“呵呵,你比喻的也挺对。”
龙珠道:“老爷,既然大家的功名都在你的手里,我这也有一件事求你。”
不知龙珠所求何事,请听下回分解。

本文改编自清代名著《官场现形记》,这帮贪官污吏残害百姓,无非是为了自己和同党保举升官。后面民怨沸起,这几个官员该如何收拾局面?下回与大家分说。
如您喜欢本文,请不吝点赞、关注,支持一下,谢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江户小歪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富师爷当了穷老爷的家
神英传
借运气(民间故事)
看晚清四大谴责小说《官场现形记》
绍兴为什么出师爷?
家里给老爷办丧礼,土匪来祭拜,却偷偷夜袭太太房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